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天的云

浪漫是一种自我修养,是生活的格调。不管婚否、年龄,总要保有一种少女般浪漫情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旅行  

2008-11-02 03:28:17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第一次旅行 - 秋天的云 - 秋天的云六岁那年,因为父母回家探亲,我有了一次出门远行的机会,这便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旅行。其实在今天,五、六岁的孩子随父母外出旅行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。但在上个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这种事情是非常少见的。我周围的同学在高中毕业前有过外出旅行经历的人是少之又少,没有亲眼见过火车和轮船的大有人在。说起来,我算是令人羡慕的了。当然我妹妹更令人羡慕,那年她四岁,与我同行。

 这次旅行是在文革时期各地的武斗平息之后(社会环境相对比较稳定),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,大概是深秋时节。因为回到川东南老家时,伯父家院子里矮矮的橘树上结的橘子虽然还是青绿色,但已经熟了,吃起来酸甜的感觉还依稀记得(第一次看见和吃上青绿色皮的橘子,印象特别深)。

 我们的出发地是北京。

 我第一次见到了北京火车站,她那浓郁民族风格的设计和那雄伟壮丽、金碧辉煌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产生了深深震撼。后来我到过很多城市的火车站,不论它们如何壮观、如何现代化,都无法给我以那样的震撼。童年的烙印产生的影响力真是难以想象。

 走进宽敞的火车站大厅,我又被自动电梯深深地吸引住了,要知道那个年代自动电梯并不象今天这样随处可见(1984年我在上海南京路逛商场,都很少见到自动电梯上下的)。孩子的好奇心使我特别渴望去尝试一下,但是大人拽着我绕过它,走到大厅的一侧,等在一扇对开的门前。一会儿门开了,我和家人走进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,门一关上房间就轻微地晃动起来,一种奇妙和不安的感觉混杂着由心而生。等门再开我们走出去时已经不知到了几楼了。这便是我第一次坐垂直升降电梯。

我第一次坐火车的经历更让人难以忘怀。

 虽然是硬座车厢(那时候能够有火车硬卧,绝对是一种奢侈,而且买硬卧是要单位证明和证件的,那可是身份、地位的象征),但车上的秩序好得让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难以置信,几乎人人都有座位,过道行走畅通无阻,绝不象今天火车这般拥挤。车上乘务员服务十分周到,基本不需要乘客自己去打水(那时根本没有矿泉水,每节车厢也没有热水器),现在我都还记得乘务员提着大茶壶,主动地小心翼翼地给乘客加水的情节。车厢的打扫非常勤,乘客的洗脸毛巾被晾挂的整整齐齐;整个车厢整洁明快,给人舒适的感觉。车上的广播虽然有着当时鲜明的时代特征,但也清晰地传递着旅途的相关信息,给乘客带来愉悦。

 乘客基本是成年人,但极少有农民装扮的人,叔叔多过阿姨,我和妹妹是那节车厢里仅有的两个幼童。很快我们就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,因为我太活泼、太好奇、太多嘴了,引得周围的叔叔、阿姨都来逗我和妹妹,叫我们唱歌跳舞;童心无忌的我还真就大大方方地站在座位上唱起来舞起来。妹妹虽然内向胆小,但在我的带动下也比划起来,惹得周围的叔叔、阿姨们直为我们鼓掌叫好。乘务员乘机组织车厢搞起活动来。我和妹妹真是小小的出了一次风头,也给父母长了脸。

 第二天火车将要经过武汉长江大桥时,我看见大人们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。广播要求所有的车厢在过桥前把车窗全部关上,人们照办了。幼小的我非常好奇,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;而且过桥时除了听到特有的轰鸣声和看到黑色的桥架急速掠过外,并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。父母的解释也没能解开我心中之迷。直到后来我上学了、读书了、长学问了,才知道那是长江第一桥啊。

 我的火车旅行在长沙结束了,因为铁路还没有修到我的老家。长途汽车旅行即将开始。那时还没有长沙湘江大桥,于是我第一次有了坐轮渡的体验。在长沙歇了一晚,漫长而又艰难的汽车旅行开始了。那时的路况根本无法与今天相比,车行的速度就可想而知了。我们每天天不亮就上车,下午的四、五点(也许没这么晚)才到下一个歇脚点;歇脚的旅馆非常简陋,总给人阴暗潮湿的感觉,旅馆的服务员好象都挺老的,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。汽车上没有人跟我说话,奶奶、妈妈、妹妹都晕车,忙坏了爸爸;车上的其他人差不多都是当地人,他们听不懂我的话,我也听不懂他们的话。我闭上了唧唧喳喳的小嘴,无奈地望着天,天偏偏也是灰蒙蒙的,这便是南方的深秋,常常阴云密布,时而还会下起冷冷的秋雨。没有蓝天,没有阳光,我连沿途的景色也没有了印象。

 记不得过了几天,我们终于走到了川湘交界的边城茶洞,湖南客车开到这里,是不进四川的。好在天还早,我们一家人来到茶洞码头,爸爸指着对岸告诉我,那边就是我们的老家了。哇,要到家了,我兴奋异常。只见码头上,一艘挺大的木船横在河上,一条很粗的钢绳一头固定在这边码头上,另一头穿过船身和小河延伸到对岸的码头。我们上船坐稳后,掌船人坐在船头,用一只带凹口的短木棒搭在钢缆上一拉一拉的,船就缓缓地向对岸驶去。船可以这样开的?真是太神奇、太好玩了......多少年后我才知道这就是“拉拉渡”,而渐渐远去的茶洞便是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。依稀记得茶洞码头上坐落着一幢幢年代久远的木房。而今这些带着历史沧桑的木房已然不见了......

我的第一次旅行 - 秋天的云 - 秋天的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8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